甲子立夏.

手帐/偶尔写点无脑文 吃藕字

只是个存货的地方

头像by微博@萧云也

《红处方》简方宁×庄羽

脑补了一下两人死后再相见会进行怎样的对话
*由于跟随原著 人物对话时不使用引号 没看过原著的人可能会有一些不明白 见谅(这篇本来就是自己写着好玩的x生产粮食给自己吃。)
*有些医学术语借用了原著解释以及自己查阅的资料
(能看完的,对我大概是真爱了)

——————————正文分割线————————

“天下人与人的分野原来就是这样简单——
吸毒和不吸毒的”

简方宁一抬头就看见了那个微笑着的女人。
庄羽弯下腰,凑近了简方宁的脸,笑眯眯地问,“七”的滋味不错吧?
简方宁不回答。她生前见过庄羽无数次,现在却是第一次这么近地看清她的五官。简方宁承认庄羽真是个美人胚子,庄羽是因为吸毒过度而死,而在这死后的世界,她的脸上完全没有中毒的特征表现出来。天生拥有这么一个漂亮脸蛋,却一而再地复吸来糟蹋自己,简方宁都有点为她感到惋惜。要是之前知道她不吸毒是这样地漂亮,我可能还可以用这个理由鼓励她戒毒, 简方宁心想。 这个想法刚冒出,简方宁差点就要笑出声。要是这庄羽能因为这个理由就戒了毒,那她的戒毒医院就不用开了。
庄羽见简方宁迟迟不回答,还露出了一种像是在强忍着笑的表情,便以为简方宁是想要嘲笑她,一把扯过简方宁的领口,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强迫简方宁与她对视。庄羽有些恼怒地说,简方宁,难道你恨我给你暗中下了毒,我自己要死还不够,还要拉你下水,觉得我这样很恶毒很恶心是吗?我告诉你,还有更恶心你的——我爱你爱到发疯。
庄羽又靠近了一点简方宁,两人的额头已经碰到了一起。庄羽注视着简方宁黑得深邃的眼睛,同时瞥到了她眼角的细皱纹。庄羽继续说,我本来还以为你会意志坚强地活下去,会想方设法地戒毒,原来你也不过如此啊…简院长…我说的对吧,毒品真的是人类抗拒不了的诱惑…
简方宁打断了庄羽的话:不,你错了。你不要以为吸毒的人都是想你一样心甘情愿地堕落在毒品里。而且,我是被你暗中下毒的,光是心甘情愿这个词,我就已经挨不上边了。
庄羽皱眉,问:那这样你为什么不想办法戒毒?我不信你不会想方设法戒掉毒瘾。
简方宁轻轻推开了几乎要贴在她身上的庄羽,回答道:切除蓝斑。这是唯一的办法。
庄羽不解,又有些不爽简方宁推开她的动作,语气很不耐烦地继续问,你知道我一俗人不懂你们学医的名词还不给我解释,简方宁你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了?难道“七”还有降低人智商的作用?
蓝斑,是人大脑内痛觉和快乐感觉的中枢。简方宁不紧不慢地解释道,毕竟庄羽的脾气她还清楚。你应该也知道“七”的作用和毒性有多强烈,现在还没有研制成任何一种成功对抗它的方案。只有采取切除蓝斑这种破坏性的手术,使毒品今后在人的大脑内,永远不起作用。
意思就是,切断蓝斑,将使人永远丧失对快乐和痛苦的感受力,这样毒品就再也无法控制人的七情六欲。
庄羽有些发愣。她扯了扯嘴角,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说,…这样啊,很好啊,切掉那个什么蓝斑,你就能继续像个正常人一样活下去啊,继续在医院里救人。所以你为什么不……
庄羽突然停下。她直勾勾地盯着简方宁,简方宁也在看着她。庄羽一瞬间竟看不见面前这个女人的表情——她看得见简方宁的五官,面部的一切,却总感觉有些东西看不清。庄羽反应过来,原来这种感觉从她们刚见面时就有。突然的醒悟使庄羽更加恼怒,她不明白为什么她都把这个本来自己遥不可及的女人拉到了与她同样的深渊里,她们已经一起走进地狱,为什么她还是觉得恐惧,还是没有得到光一般的简方宁?!
庄羽的面部表情有点扭曲。她突然大笑起来,边笑边说,哎呀哎呀,简方宁,原来你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我还以为你会毫不犹豫地接受那个手术,康复后继续生存下去,没想到……“丧失快乐与痛苦的感受力”…吗?
庄羽站了起来。俯视着简方宁,狰狞地笑道,你舍不得“七”带给你的快乐,所以不愿意切除蓝斑…却又因为无法再搞到“七”,一想到以后在这世上没法再体验到那样成仙般的快感……于是就选择了“死”…认为死后就没了痛苦,又能感受到吸毒时那般幸福感,何乐而不为呢?
…但是你忘了,简方宁,你已经在我的好心帮助下吸入了大分量的“七”…那幅画含有的毒品量足够让你到达快乐的巅峰,也足够毒死一个成年人了。所以那时的你已经是个濒临死亡的瘾君子了。那样的你死了……是要下地狱的。既然是地狱,那你的蓝斑就只能感受到痛苦了。
简方宁也拍拍衣服站了起来。她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庄羽,说,你又错了。我并不是吸毒过量而死的。我叫护士长开了麻药。用她的话来说,大概是“能毒死十个人”的剂量吧。我一口气服完了。就是这样。
庄羽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她微微张开嘴,却发不出一个音节。她感觉到自己的手在抖。简方宁笑了,伸手把庄羽鬓边的碎发挽到耳后,说,庄羽,你不是说想和我做朋友吗?我也挺想的。但是那时候我没答应你,是因为我没法想象戒毒医生和吸毒病人要如何成为朋友,我其实是害怕的。但是那时候只是害怕,你第二次出院后我想过,你要是真能不再复吸,我真的很愿意和你做朋友。你除了吸毒,你自身本来就是有很大的人格魅力的。你这样自信,我相信你自己也能认识到。
说到一半,简方宁放下了抚在庄羽脸颊上的手。庄羽立即感受到温暖在自己脸上消失,本能地想要抓住简方宁的手,但意识又突然反应过来,控制住了自己差点就要伸出来的手。
但是你却为了自己在地狱里有人陪葬,做了这么愚蠢的事。简方宁的语气突然变得冰冷。
你自己害怕地狱的黑,害怕毒蛇分叉的舌头,渴望光明自己却不创造,而要剥夺别人处于光明的权利?我很感谢你给我那一次体验毒品的机会,它确实能令人神迷意乱,忘记痛苦,欲生欲死。我有想过要是我能康复,我还能用我的亲身经历想出更好的戒毒方案,或许能救更多的人……但是我一旦切除了蓝斑,我就没有了感情。到那时,我哪里还记得吸毒时我有过什么快乐?
这样的我,像个植物人一样痴呆地活着,有什么意义。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
“爱你胜过七。恨你胜过七。”
就是因为这个消息,让我猜出了前几天发那些消息给我的人,使我当时正在咽下几十颗药片的人,费心制作了那样一幅盛大毒画送给我,要挂在我办公室的人——就是你,庄羽。
倒是你临死前迫不及待对我表露出来的同性之爱,让我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走到吞药自杀这一步的原因。
我不觉得你对我的爱恶心,我觉得这是你们这种人病到了极致而极端合理化出来的爱情。这是你的自我防御机制在办事。
但是庄羽,你别忘了,一开始,不是我要你来我的医院戒毒的。吸毒,戒毒,复吸,再戒毒,再复吸……这都是你自己的行为,与我何干?你所谓的痛苦自卑恐惧绝望,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与我何干?!

庄羽觉得自己有些头晕。有种毒瘾发作时的强烈眩晕感。
她看见面前这个女人一脸憎恨地看着自己,她又有些恍惚。她想起生前记忆中的简方宁的形象,温婉,美丽,冷静,镇定,明明现在自己面前的就是简方宁,但是记忆和现实中的人却是重合不起来。她在心里拼命地呐喊,却不知道自己在喊些什么;现在的她想说些什么反驳的语句,也不知道说得出什么。庄羽觉得自己不认识她面前的这个简方宁。庄羽觉得自己开始有点神志不清。

简方宁在慢慢地向后退步。她觉得庄羽身上满是戾气。
她不需要庄羽那诡谲的爱恋。即便她知道那是“正常的”,她也不想要。
对于简方宁来说,庄羽是个永远的罪人。
庄羽是悲哀的。因为她是吸毒者,所以她头脑里永远只是奔腾着自私的毒液。她病态的心理想法使她永远无法理解简方宁对于医学界的重要性。

庄羽流着泪,看着简方宁的背影消失在黑暗里。

“我是爱得太深,我向往光明。既然光明不肯接纳我,我就撕下一缕光明,带到地狱里去,让地狱也温暖些、清洁些。”

栴檀 写于2017.8.13 
感谢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