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子立夏.

手帐/偶尔写点无脑文 吃藕字

只是个存货的地方

头像by微博@萧云也

【英杏】无题(大概是个短短篇)

前语:写这个短篇都算不上的小脑洞是因为最近负能量太多了,想自己写点东西来发泄掉×【但是文中并没有负能量!真的没有(吧)!相信我qw

这是自己写的第一篇es的文,而且上一次动笔是在两年前……写得不好哪里有BUG请一定要提出来。

感谢阅读♥

———————分割线———————

前景:文中设定杏从小学小提琴,但是三年前因为一些原因(至于原因是什么 在这里不方便解释)造成了心理阴影(?)不再拉琴。

正文↓↓

[杏]

那个架在陈列柜的,在自己眼中好似发着的光的小提琴,使杏在这家琴行橱窗前停下了脚步。

对新到来的城市完全不熟悉。杏迷路似地寻找着能去自己的新学校的地铁站,却还一直在商业街周围打转。

迷失方向感的杏在街内绕路,走着走着发现居然到了街的尽头。杏摇了摇头,打算返回,一转身就看见了这家琴行。

琴行的橱窗展示着的那把STENTOR。

——太像了,和三年前的那把简直一模一样。

橱窗顶上银白灯光直照在琴上,这小提琴好像发出了一种银光,那凸出的琴腹亮得尤其强烈。在光的照射下,凹进去的琴腰、琴弦和弯把都显得十分清晰,琴钮亮得像萤火,琴弓就像一根银条。她定定地看着那把琴,像是把她的全部身心都吸引了去。

——到底是该怨恨它,还是继续完成自己未完成的梦?

——一开始就不该与音乐扯上关系。

——我不配再拉琴了。

杏把手放在橱窗的玻璃上,目不转睛地看着琴。不自觉地突然咬紧了嘴唇,而且感觉有液体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隐隐约约看见了玻璃里映出的自己的脸

泪流满面。

[英智]

之前和敬人说好出院了来这家新开的琴行来看看琴的。不过逛了一圈并不觉得有什么自己喜欢的琴型和新具,于是英智想拉敬人回去了,可是他左望右看也没见着敬人的身影。英智叹了口气,心想今天这家伙怎么比自己还活泼…平时明明总是敬人跟在自己身后说要防止他乱跑的。

英智下了一楼,想看看敬人会不会在一楼看小提琴,于是他往小提琴陈列区走去。他以为敬人会在那边的——

那里并没有敬人的身影,但是英智却愣住了。

那里——应该是说在店外了,琴行的橱窗外,有一个女孩,看着她眼前隔着一面玻璃的STENTOR,在流泪。

没错,英智有点难以置信般地眨了眨眼,一再确定,是的,她在流泪。

英智并没有觉得她是在哭,她只是在流泪。

那个女孩还背着较大的背包,看样子不是单纯出来逛街的。长得挺清秀的一个女孩。大而且有神的眼睛注视着那把STENTOR,不停地有液体从眼眶中流出来,反倒显得眼睛更水灵和漂亮了。可能是走路走久了微微出了汗,刘海和一些鬓发黏在了额头和脸颊旁。

——为了一把小提琴而流泪?

——不可思议又有趣的女孩。

英智转过头,继续向室内走去。

走了几步,他又想,会不会是她很爱音乐,但是又没办法买的起琴来练习,所以才…?

英智回过头,想问问她是不是需要帮助——

可是,橱窗外,

空无一人。

——————————————————
【后语:其实我并没有写完…如果脑洞还能继续开,我争取有空就写下去吧××

最后,再一次,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11)